九道痕跡(CD)-黃妍 Cath Wong

$289.00
格式CD
片裝數1
生產地香港
語言粵語
性別/組合女歌手
類別廣東流行
$289.00
個客戶正在瀏覽此產品。

 

黃妍 (Cath) 第二張全新專輯《九道痕跡》從自身到世界觀 藉由音樂全記錄

九種瑣碎之人事物、九種成長哲學,我們以《九道痕跡》記錄這兩年的變化與成長。專輯兩年前開始籌備。與《黃妍說》不同,參與這專輯創作的人更多:一同寫歌的音樂人、不同的監製,負責影像的Colin和視覺創作的Dorothy,還有從開初一同選歌、一同為每首歌以及專輯定主題的王樂儀。創作過程中我們不止的溝通,探討的話題亦愈見深入:從自身至世界、從現今至過去、從溫柔至憤怒。如此赤裸,亦令作品更有重量。
兩年內有許多轉變,世界的形狀、自己的心態、甚至聲音的質感都有所不同;歌曲亦隨之而不斷作出調整,例如重錄vocal的《刮骨 (Unforgettable) 》,又例如重新填詞與編曲的《我沒有歌》。作品也跟著世界一同成長,如此的緊扣,如此的貼身。
承接上一張專輯的傳統,《九道痕跡》也包含了文字部份。專輯附送一本《黃妍日
記》,以我的生活出發,更立體地表達每首歌的情緒。
世界所有事物都緣於微小、瑣碎的東西與念頭組成,我們畫出《九道痕跡》,從微
小到巨大,從各種痕跡翻開世界。

1. 遲起的鳥兒有蟲吃

Cath 自認是個緊守規矩的人,她要求自己循規蹈矩,工作永遠有早無遲,就算準時交也會認作遲交,盡量超額完成,但難免有感到累的時候,所以一有機會,Cath 就會把自己的反叛和調皮,用力的表現一下。這種調皮更首次放入工作中,今次在〈遲起的鳥兒有蟲吃〉中,與節奏感超強的音樂人李一丁合作,製作這首玩味很重的作品,成功將 Cath 的小調皮、反叛化做玩味重的旋律。Cath 笑言歌曲很有畫面感,有一種真的聽完就不想工作的感覺。

2. 牆身有裂

〈牆身有裂〉是一首關於家庭關係的作品,由 Cath 與台灣音樂人林易褀合作創作的作品,Cath 一直很想嘗試的音樂類型,王樂儀以 Cath 將面對家庭關係時的糾纏不清、很想分離但偏偏需要的感覺表達出來。Cath 以生活在一個漂亮玻璃屋的小綿羊作故事主角,當牠遇上路過的蝴蝶,冒起了自己想外出闖世界的欲望,企圖破牆外出卻遭聲音阻止,當小綿羊下定決心外闖後,發現原來世界就像一道裂痕,牠小心的把鑰匙掛在胸前,因為牠知道這裡永遠是自己的避風港。

3. 刮骨 (Unforgettable)

〈刮骨〉是2019年年底的作品,也是 Cath 參演的舞台劇《無法成長的我們》的主題曲,雖然已經推出了一年多,但 Cath 希望以過去兩年學習的唱歌技巧,重新演繹這首被她形容為 timeless 的歌曲,期望用新的聲音去重溫當時推出歌曲的情緒,所以今次特別以〈刮骨 (Unforgettable) 〉來定名。

4. 消失的人

歌曲最初以透明為主題,Cath想講有社交障礙的人,去到人多的場合時會希望自己變成透明。她有次與一名身在外地的朋友傾到透明話題時,對方提及自己兒時曾受欺凌,希望自己在學校變成透明,不想被其他人見到的故事,所以 Cath 寫此曲時,呈現了當被受到欺凌時,自己如何希望成為一個被消失的人;但在未消失時,自己都有能力不倒下,強硬地站著,抵抗欺凌者。

5. 無聲浪

〈無聲浪〉是一首關於 Cath 與外婆之間的故事,Cath 的外婆是位腦退化症患者,記憶有點錯亂,有時清醒,有時留在過去,也會在想像世界中。兒孫長大了,生活有了新依靠,就慢慢忽略了、甚至忘記了這位花盡一生來保護自己長大成人的長輩。每次與外婆見面,Cath 有時覺得雙方彷彿活在不同時空裡,就算講同一種語言,也許是頻率對不上,聲音有如沉入海底,化成聲浪,只聽見咕嚕咕嚕的聲響。存在,但無法被接收,也得不到回應。Cath 認為每波聲浪都有它獨一無二的頻率與溫度,希望趁仍有機會,牢牢把它刻在心裡。或者,閉上眼睛,讓它在你心底響起。

6. 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份

〈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〉延續了〈牆身有裂〉講家庭的主題,希望透過作品帶來有關親人、家庭的想象。然而,親人、家庭不一定是原生,也不一定是先天決定,而是大家作為城市中的人,走向自己的生命之中,其實會遇到一些珍而重之的人,讓大家不至於崩壞。Cath 認為,在大家尋找尚未崩壞的部分的同時,其實也揭示了,周遭一切,必然朽壞。儘管如此,大家依然有彼此,依然有我們。

7. 天光前

〈天光前〉是 Cath 與林易祺一起創作的另一首作品,當時她想寫一首有日劇熱血感覺的歌,就算演唱方法,也聽從監製 Adrian Chan的指示,用一把比較有力量的聲音演繹,感覺多了一份倔強,以及追求愛的愚勇。Cath 想起大家可能曾經為了所愛的人或事物,無私地奉獻一切,當中有熱情與浪漫,也可能只有挫敗與失望;可能是值得,也可能是徒勞無功。儘管如此,Cath 仍覺得大家要珍惜我們對愛的愚勇,珍惜我們還能一往無前的付出。

8. 輕盈

〈輕盈〉由 Cath 長年合作班底,包括填詞人王樂儀、監製 Kimme 鄺梓喬,及編曲的林易祺,整首歌以輕鬆的旋律及歌詞來面對沉重的世界,一曲之中有齊溫柔及剛烈的元素,互相交錯而且不停轉換,令歌曲更有層次。這首歌有的不是飄到空中翱翔的輕,而是在沉重的世代中仍能保持輕盈姿態,「世界縱是沉重,我們亦能選擇以輕盈姿態應對;至少心靈是自在的,能隨意遊走於各種亂石與危難之間。」Cath 願大家都能懷抱這份輕,在這城市中隨心跳躍。

9. 我沒有歌

Cath 製作此曲與〈刮骨〉一樣,做的時間很長,歌詞的主題及編曲都改過幾次。Cath 原本編曲因為「太開心」的關係,因應現今世界環境沉重,所以加了music break 進去。歌曲起源於 Cath 仍在街頭 busking 年代,被笑指沒有歌,演唱的都是舊歌或別人的歌,倔強的 Cath 其後花了一個 lunch time 便寫了這首歌,她指最初版本的歌詞很無聊,還加入了中英日韓四種語言去say sorry,但其實都不是真心的,有點「寸寸貢」的感覺,但最後因為世界上發生了好多事,令她有感難以控制,氣氛變得沉重,當很想找一首歌去表達心情時,卻找不到合適的作品。Cath 指這首歌與〈消失的人〉有點聯繫,說是上、下集但又不完全是那樣,但兩首歌同樣地表達出,當你很想找一首歌去表達〈消失的人〉那種好無助的感覺,但
又沒有合適的選擇時,我便決定自己去寫一隻歌出來,親口告訴你我沒有歌。但是在寫到歌之後,多了一個出口,一個自己情緒的出口。


 

該網站上的cookie設置被設置為“允許所有cookie”,以為您帶來最佳體驗。請單擊接受Cookies繼續使用該網站。
九道痕跡(CD)-黃妍 Cath Wong
You ha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!
This email has been registered